Skip to content

Category: Uncategorized

弱势群体通过网络表达诉求本是常事

知乎上有人问,怎样看待「用性骚扰摧毁一个男人,有多简单」这篇文章。我正准备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发现整个问题都被删掉了。于是写在这里。

这篇文章来看,这不恰好证明,虽然会有很多盲目支持的群众,但同时也会有更理性的力量关注并列出双方的证据,所以很多人担心的网络审判其实并没有那么可怕吗?

本来这种公开指控就要看双方列证据。在上一周最典型的几个案例中,被指控者对侵害行为都是直接承认或者间接承认的。像章文写的回应,虽然没有直接承认加害行为,但字里行间直白地表达了自己的性别观,加上他朋友为他辩白的方式,大家也就知道了这是个什么人物。

我们可以倡导旁观者不要轻信一面之词,要注意双方的陈述,但不能因此就反对受害者在网络公开受害经历。

其实弱势群体在现实中无处申诉,选择在网络发声也是多年来习以为常的事情,很多热点新闻也不时出现反转。其他事情也没见什么人提出反对,怎么单单到了性侵犯、性骚扰就这么多人质疑了呢?

新的开始

今天终于顺利完成了很早以前就想做的一件事:把 Discourse 和 WordPress 都放在 Digital Ocean 的同一个 droplet 里面。直接动力是昨晚睡前突然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有一个公开写字的地方(虽然我有个三千多篇日记的本地私人站可以瞎写),发同步歌词并不能替代博客。

新站:SHIYAE.COM

海寻歌词站很快就满十周年了,这次换用了 Discourse 平台,会将原来 h53.net 的 LRC 同步歌词重新修改后发布到新站。估计是个比较漫长的过程。但是新平台确实太吸引我了,以至于让我愿意来做这么繁琐的一件事(而不是直接导入所有数据)。

http://shiyae.com

7 月 17 日凌晨已经全部搬运完毕。原歌词站内容已全部重新整理到 SHIYA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