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Category: Uncategorized

读《浪漫主义的根源》

今年四月,不记得在哪儿看到有人推荐《浪漫主义的根源》(Isaiah Berlin. 1965. The Roots of Romanticism)这本书,我很快就找来读完了。读完顺便在 Evernote 里面写了几段笔记。前几天又偶然想起这本书,却不记得这本书到底写了些什么。于是我翻出了当时的笔记,发现柏林的判断还挺有意思的。顺便看了一下豆瓣读书的不少书评好像都没有把关注点放在这里,大家似乎更关心柏林各种旁征博引的细节。

从古希腊到 1750 年左右,西方思想的古老传统就是苏格拉底的「知识即美德」,人们都相信世界和事物有各自的本质,虽然大家看法不一,但都承认有绝对真理,我们必须追求并服从这个真理。(古典主义)

浪漫主义的主张是,我们不是去发现绝对真理,而是创造自身的价值,创造艺术的价值,强调自身意志可以从无到有创造新事物。此外,世界上并不存在事物的固定结构,人们可以随意塑造事物。因此浪漫主义既可能是激进的也可能是反动的,激进和反动都是反对现状,都试图打破现有事物的固定本质(当时的各种清规戒律、繁琐礼节的「秩序」)。

浪漫主义认为曾经盛行的过度理性和极端科学主义并不能解释人类生活的全部,浪漫主义破坏了世俗常识,打破了平静的生活,但同时也让人明白如何应对不同的观点、不同的审美、不同的人,让人们学会了容忍、妥协和相互理解。因此浪漫主义的结局是宽容,是自由主义,尽管这并不是浪漫主义的初衷。

向外国人介绍金庸

前段时间 Slowly 上的笔友对中国文化感兴趣,但我一时不知道推荐什么资源,总觉得无论是传统文化还是流行文化都很少有现成的资源给外国人看。金庸先生去世之后我才想到,金庸的作品算是现成的资源。YouTube 上也有加英文字幕的电视剧(虽然未必是正版)。今年《射雕英雄传》的英译本 The Legend of the Condor Heroes 也出了第一卷。各大外媒也写了介绍和纪念金庸的文章,顺便在此汇总一下。

弱势群体通过网络表达诉求本是常事

知乎上有人问,怎样看待「用性骚扰摧毁一个男人,有多简单」这篇文章。我正准备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发现整个问题都被删掉了。于是写在这里。

这篇文章来看,这不恰好证明,虽然会有很多盲目支持的群众,但同时也会有更理性的力量关注并列出双方的证据,所以很多人担心的网络审判其实并没有那么可怕吗?

本来这种公开指控就要看双方列证据。在上一周最典型的几个案例中,被指控者对侵害行为都是直接承认或者间接承认的。像章文写的回应,虽然没有直接承认加害行为,但字里行间直白地表达了自己的性别观,加上他朋友为他辩白的方式,大家也就知道了这是个什么人物。

我们可以倡导旁观者不要轻信一面之词,要注意双方的陈述,但不能因此就反对受害者在网络公开受害经历。

其实弱势群体在现实中无处申诉,选择在网络发声也是多年来习以为常的事情,很多热点新闻也不时出现反转。其他事情也没见什么人提出反对,怎么单单到了性侵犯、性骚扰就这么多人质疑了呢?

新的开始

今天终于顺利完成了很早以前就想做的一件事:把 Discourse 和 WordPress 都放在 Digital Ocean 的同一个 droplet 里面。直接动力是昨晚睡前突然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有一个公开写字的地方(虽然我有个三千多篇日记的本地私人站可以瞎写),发同步歌词并不能替代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