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韩非子》里的趣事

零零星星翻译过几个,忘记可以发在这里了。

原文粘贴自「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白话文是在参考了《读古人书之〈韩非子〉》(邵永海,2017)的译文之后自己改写的。

1

秦王问公子汜要不要跟三国联军割地讲和。公子汜说,反正讲和你也要后悔,不讲和你也要后悔。讲和了,你要说本来不割地人家也会退兵,白割了。不讲和,联军继续攻城略地,你又要说早知道当时讲和了……秦王一想,宁可后悔地白割了,也不能等国家危急了后悔当时没讲和,于是就讲和了。

三國兵至韓,秦王謂樓緩曰:「三國之兵深矣,寡人欲割河東而講,何如?」對曰:「夫割河東,大費也;免國於患,大功也。此父兄之任也,王何不召公子氾而問焉?」王召公子氾而告之,對曰:「講亦悔,不講亦悔。王今割河東而講,三國歸,王必曰:三國固且去矣,吾特以三城送之。不講,三國也入韓,則國必大舉矣,王必大悔,王曰:不獻三城也。臣故曰:王講亦悔,不講亦悔。」王曰:「為我悔也,寧亡三城而悔,無危乃悔。寡人斷講矣。」(《韓非子·內儲說上》)

2

秦相甘茂的手下偷听到秦王对公孙衍说要请他做丞相。甘茂就跑到秦王面前说,恭喜大王找到新丞相了啊。秦王说我已经有你了,哪有什么新丞相。甘茂说,你不是要请公孙衍做丞相吗?秦王问甘茂你怎么知道。甘茂说公孙衍告诉我的啊。秦王觉得公孙衍是个大嘴巴,一怒之下就把他放逐了……

甘茂相秦惠王,惠王愛公孫衍,與之閒有所言,曰:「寡人將相子。」甘茂之吏道穴聞之,以告甘茂,甘茂入見王,曰:「王得賢相,臣敢再拜賀。」王曰:「寡人託國於子,安更得賢相?」對曰:「將相犀首。」王曰:「子安聞之?」對曰:「犀首告臣。」王怒犀首之泄,乃逐之。(《韓非子·外儲說右上》)

3

楚怀王的夫人知道怀王有了新欢,就表现出自己也特别喜欢这位新人的样子。怀王对夫人很赞赏,觉得她是孝子忠臣的榜样。后来,夫人对新欢说,大王虽然很喜欢你,但不太喜欢你的鼻子,你最好经常把鼻子遮住,大王才会更喜欢你。新人按夫人的话照做了。怀王就问夫人,她怎么老是遮着鼻子?夫人说不知道。怀王一再逼问。夫人说,之前听她说讨厌大王的气味。怀王大怒,让人割掉了新人的鼻子……

一曰。魏王遺荊王美人,荊王甚悅之,夫人鄭袖知王悅愛之也,亦悅愛之,甚於王,衣服玩好擇其所欲為之,王曰:「夫人知我愛新人也,其悅愛之甚於寡人,此孝子所以養親,忠臣之所以事君也。」夫人知王之不以己為妒也,因為新人曰:「王甚悅愛子,然惡子之鼻,子見王,常掩鼻,則王長幸子矣。」於是新人從之,每見王,常掩鼻,王謂夫人曰:「新人見寡人常掩鼻何也?」對曰:「不己知也。」王強問之,對曰:「頃嘗言惡聞王臭。」王怒曰:「劓之。」夫人先誡御者曰:「王適有言,必可從命。」御者因揄刀而劓美人。(《韓非子·內儲說下》)

4

子圉将孔子引荐给宋国太宰。孔子离开后,太宰对子圉说:「我见过孔子之后,看你就像看跳蚤虱子,我马上让孔子去见国君。」子圉对太宰说:「国君见了孔子,也会把你当跳蚤虱子的……」于是太宰没有向国君推荐孔子。

子圉見孔子於商太宰,孔子出,子圉入,請問客,太宰曰:「吾已見孔子,則視子猶蚤蝨之細者也。吾今見之於君。」子圉恐孔子貴於君也,因謂太宰曰:「君已見孔子,亦將視子猶蚤蝨也。」太宰因弗復見也。(《韓非子·說林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