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乱伦应该受到道德谴责和惩罚吗?

下文原为 唐逍 在知乎问题 谴责和惩罚乱伦的道德基础在什么地方? 下的答案:
http://www.zhihu.com/question/20505251/answer/15317520

这个问题我思考过。简单写一下思路和结论。我在伦理学、道德分析上有自己的标准,我不会简单地使用善恶这种模棱两可又大量渗入个人好恶的概念,也不会直截了当地说这是道德上错的、道德上对的,更多的还是具体的分析。

我认为近亲(包括兄妹甚至亲子)自愿性行为本身并没有道德伦理上的错误。(「本身并没有」指的是不仅仅因为是「近亲」就是错的。)但这样做会有两个不好的后果。

一是可能怀孕生孩子,而这样出生的孩子得遗传病的可能性较大。虽然可以避孕,但避孕措施不是百分之百保险。如果绝育是百分之百保险那么这一点理由可以无视。

第二个不好的后果是这么做如果被其他人知道很可能会让人厌恶,而这种厌恶反过来可能会让自己的生活过得不愉快。虽然我一直认为,仅仅因为其他人、哪怕是大多数人不认可、鄙视、觉得恶心不足以否定个人选择的生活方式,但是选择这种生活方式造成的后果的确需要自己承担。

这是近亲性行为会遭遇的两个问题。接下来还有个问题是,为什么人们会如此厌恶近亲性行为。

演化心理学有相关的实验和解释。我梳理一下思路大概可以这样说。如果近亲生子容易得遗传病,那么与近亲发生性行为这种策略就会成为演化上的劣势。反过来说,选择不与近亲发生性行为就是一种演化优势。那么今天很多人包括其它生物拥有这种演化优势就并不奇怪了。而不与近亲发生性行为怎样实现呢?主要是通过一种好恶感。你觉得跟近亲有性行为是很恶心的事情,所以就不会做了。这也是有大量调查证据的。仅仅是让你想象跟自己的哥哥或妹妹有性行为就足以让很多人觉得很恶心了。(更准确地说是和从小住在一个屋檐下的人而不是血亲,如果这个血亲没有跟你一起长大也没有这种恶心,没有血亲的比如继父的孩子、孤儿院的同伴等如果从小一起长大,也会出现这种厌恶感。)

再往下走一步,人们对其他人的道德判断其实很多时候都是判断这件事自己是否愿意做。我一想到同性性行为我就恶心,所以我反对同性性行为;我一想到近亲性行为我就恶心,所以我谴责近亲性行为……人们大多都是这样的。也就是说这种原本用来约束自己的演化优势,成了谴责他人的心理原因,然后人们再扣上一个乱伦的道德大帽子,把心理上的反感用道德谴责表现出来。其实仔细分析起来,近亲性行为本身并没有什么好谴责的。这只是个人好恶造成的道德判断。

美国心理学家 Jonathan Haidt 就举过不少类似的例子。其中那个兄妹性行为的例子被耶鲁心理学公开课引用过,我看过的一本书上也有。心理学家去问其他人这对兄妹有没有错,一般都会说有,但问及原因,说什么年龄没到啊,会有孩子啊,其实都不是最重要的,并且在那个特定例子里都是不成立的。最重要的就是他们自己的个人好恶,所以到后面他们无法说出理由就只好说「我就是认为这是错的」。于是 Haidt 称其为「道德错愕」(moral dumbfounding)。还是那句话,我们总是用自己的个人好恶来判断别人的行为对错,而我们的个人好恶部分是演化过程中形成的一些行为策略。

Comments are closed, but trackbacks and pingbacks are open.